項目名稱:大理古城變壓工場


地點:云南省大理市

規模:1公頃

設計時間:2020/01-2020/05

項目階段:方案設計


由蒼山出十八溪入洱海,大理古城依托中和溪而建,形成“九街十八巷”的街巷體系。街道兩側挖明溝排水,街街流水,戶戶養花,古城生活充滿詩情畫意。隨著現代城市生活發展,原有封建社會的城鎮功能和空間肌理也在漸進變化。小體量、跟生活息息相關的工業融入進古城中,呈現出建筑形式、景觀面貌的異質性。


如今,古城保護意識日益增強、經濟生活迭代,這些工廠也面臨著生存和發展問題,向文旅業轉型是一次升級契機?,F時代的大理古城,古老的、小資的、先鋒的,各種情調交匯出“戲劇城市”,日常上演著生活百態。


變壓器廠位于古城西北角,廠外即古城墻墻垣和中和溪,東側為古城最熱鬧的市場,道路狹窄、攤位集中,人群密度極高。明代時,場地所在為桂香書院(敷文書院)、試院。清代時,場地所在為府倉,現平等路名“書院路”。主廠房建筑高18米,為古城內建筑最高點,大理“風花雪月”四景可兼有“蒼山雪”“洱海月”。


變壓器廠將轉型為變壓劇場,是大理古城內一個新的文化地標。這里將打造一出關于“人工智能人與人”之間關系深度思考的沉浸式戲劇。建筑設計借用變壓器廠舊有廠房空間和生產設備, 跨界戲劇、新媒體、舞美、展陳、聲學等領域  并突破一般劇場形制的物理空間,結合電影博物館、藝術工坊、多媒體餐廳等建筑,讓情感和身體體驗“跨界”,把戲劇時刻放大。


景觀,不僅是劇場戲劇的延伸,更是城市的“戲劇現場”,“被觀看”,并“看”大理古城。這里不單單是一座劇院建筑,而是戲劇街區,內外一體的整個戲劇現場。城市里的人涌進來,加入戲劇。這里的人看出去,城市就是一出戲。傳統古鎮戲臺相對的“觀-演”關系變為不定性的、失焦的空間容器。設計保留了極具地域特色的高桿松樹和粗糲的鋪裝質感,并利用現有工業遺存轉置到室外,塑造多感官的體驗性場景。


場地由三個主要區域組成:

A 核心廣場區-“變異的變壓廠”

延續大理古城“蒼山清泉地面流”景觀特色,置入一條淺溪流(超薄鏡面水池),將工廠內向性生產空間轉為外向性街巷,向城市打開,增加場地吸引力。廠房原有以天車運行帶動生產流程的空間邏輯轉化在景觀中,以軌道(水面邊界)作為戲劇盒子的載體。平行線可以加強縱深感、引導性,調整場地進深小的空間感。


戲劇盒子是一個超現實主義的想象。主軌道上,真空淋油機、干燥機、線圈、變壓器外殼,轉化為可進入的裝置、可轉動的魔鏡、可推拉的景框、秋千就從廢墟里生長出來。次軌道上,可以在推車上拍攝長鏡頭,在轉接器上旋轉,在扶梯上眺望蒼山。導演椅供人體驗,感受這個多義性的、隨機性的、沉浸共情的“日?!睉騽?。


B 屋頂- “云圖瓦園”

大理古城的城墻上、民居的屋頂上,隨處可見草叢掙扎而出,有著蓬勃的生命力和歷史感。這種時間隱喻被加入進場地。變壓劇場屋頂具有天然有利的借景條件,與不遠處的城墻相呼應。設計以“蒼山云圖”為意向設計瓦園,將多肉植物結合瓦片參數化設計,編織形成“彩云”。云中含水量的變化導致光影輕重差異。以瓦片掀起角度所露出綠植的面積大小不同來結合圖案設計,由此形成漸變(輕重)效果。云的隨機形態由風吹過而來,在空間圖示中形成線性動態趨勢,人在弧形坡屋面上行走時,如在云端。屋頂是城市的空中舞臺。


C 星光鏡面水池-松林劇場-云石幻園

設計的難題在于場地與古城街道相交接位置的銜接轉化。平等路上可以直接對景蒼山,故在入口處結合1.5米道路高差,設計三角形疊層溢流水池。這既是出于對工廠地權的保護,也是為了在高密度、嘈雜的城市肌理中,嵌入一個完型體,梳理場地邏輯,建立視覺焦點。


設計將工廠中形態較好的、不能原位保留的松樹移植到入口區,形成松林劇場,以垂直向植物來拔高空間感,完成入口空間氛圍的過渡和轉化。劇場的鋪裝是火山巖碎石與松皮,以金屬作為邊角、欄桿和工業設備展臺,材料語言是輕淡而有力度的。從劇場,可以借鏡面水池回看古城的街巷與市場。


劇場后的巷道寬5.2米,其長景深和窄視角最適宜觀景蒼山。設計在巷道盡端加入帶有山形漸變肌理的鏡面不銹鋼景墻,前置蒼山巖和杜鵑。多變的鏡面反射天光云影,影像地面的多肉植物、汀步,以及來此與自然、歷史對話的人。



AV可乐网站_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_老司机lsj精品视频在线观